您现在的位置:海南旅游网首页 > 海南民俗风俗 > 海南琼剧

海南琼剧

海南民俗风俗 | 海南旅游网

南国琼声酿琼韵

海南琼剧

  直率而不失婉转的闽南语系海南方言(俗称“海南话”),决定了琼剧高亢激昂而又优雅动听的声腔。有理由相信,今天听到的琼剧声腔,一定是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,有其自身的文化基因,也借鉴了外来剧种的声腔元素,比如弋阳腔、皮黄腔等。

  海南话是琼剧的根基,民间歌谣是它的土壤,其他剧种是其雨露,孕育了这一具有浓郁乡土气息的地方剧种,延续了300多年,也使得这一“土戏”不断经过各个时代的变化,逐渐演变成近代的“琼剧”。

  “蓝衣姊哎蓝衣姊,蓝衣四时都生鲜,蓝衣四时都洁净,蓝衣四时都值钱。”早些年,琼剧作曲家吴梅先生,在海南岛西南部的东方、乐东搜集到的许多接近琼剧的歌谣,其中的这首民谣《蓝衣姊》,腔调竟然与琼剧的中板极其相似。

  而有关琼剧声腔的来源,向来有3种不同观点,一是认为源自江西弋阳腔,一说道坛斋是琼剧的始祖,一称琼剧的主要唱腔———中板,与海南民间歌谣的句式、平仄、速度都如出一辙,因此是土生土长的地方剧种。

  多年的艺术实践和广泛的田野调查,让吴梅坚定地对琼剧的形成持“本土说”,而非“外来说”或“宗教说”,但受到宗教音乐的影响很深,因而琼北戏迷喜欢将“看戏”称作“看斋”。

  “近亲”是军戏而非潮剧

  戏曲史料的缺失,让后人很难判断一个剧种的源流,琼剧也不例外。但难并不等于不能推断。

  吴梅告诉记者:“中国戏曲已有800多年历史,一部中国戏曲史,也是一部戏曲声腔的演变史。声腔是指为戏曲所采用的、以某个地方的民间歌曲为基础构成的、具有浓郁地方性风格色彩的曲调群。”

  此前,有人依据方志里一些模糊、粗略的记载,就断定琼剧是从潮剧演变而来,理由是海南话和潮州话都属于闽南语系,而且潮剧也有在海南演出的历史。

  “潮州话和海南话的音素不同,发声的调值也不同,各自的语言风格决定了曲调的形成,因此板腔的差别很大。”吴梅说,“从声腔的衍变痕迹来看,琼剧受军戏(“外江戏”———粤剧的前身)的影响很深,是骨肉关系,如琼剧所使用的‘锣鼓经’,就是军戏的‘锣鼓经’及其曲牌,只是由于语音不同,演唱风格也有不同的区别,演出的曲调各异,板腔的组织结构、调式、旋法才有很大区别。”

  吴梅还记得,解放前,除了海南话外,海口老城区还流行西南官语及粤语,而不是潮州话;琼剧虽然在全岛各地都有土壤,但戏班要想扬名立万,必须进入海口,因为这里是大舞台,大佬官和演员的集散地,当时,琼剧和军戏同台演出是常有的事,日场演军戏,夜场演琼剧。

  他认为,琼剧在形成、发展过程中,不断创新改革,吸收了外来剧种的板腔结构,如摇板(紧打慢唱)、垛板(流水快板)、慢板(三三四句式),丰富了琼剧的声腔板式,使其与原有的板腔有机结合,近年来出现了许多新剧目,为戏迷所喜闻乐见。

  琼剧声腔以“中板”为主,人们常说“没有中板不成琼剧”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而由于琼剧善于兼容并蓄,博取众长,以及不断革新,又衍生出了“太和腔”“争辩腔”“叠板”等,它们都是中板的变体。

  苏炎娣:改用简谱记曲谱

  2011年4月,一位从美国回国探亲、曾在海南工作20年的88岁老人,受到了琼剧界同仁的热情接待,她叫苏炎娣。

  1957年,从中央音乐学院理论作曲系毕业的福建籍女子苏炎娣,随丈夫来到海南,先在广东琼剧团艺术室工作,1960年调入新成立的“广东海南艺术学校”(1996年更名为“海南省文化艺术学校”)。直到1977年调离海南前,她致力于琼剧的唱腔音乐继承、创新和发展,正是在她和一大批老艺人的共同努力下,琼剧结束了没有底本的历史,也告别了抒情不足的缺点;她还带领学生整理出了多部琼剧唱腔音乐资料。

  苏炎娣初到海南时,虽然还不懂琼剧,但她看了很多戏,而且勤于记谱,渐渐地发现占据一部琼剧70%板腔的中板变化极多,便提出了正线中板(平和)、内线中板(忧伤)、外线中板(高亢)和反线中板(低沉)的划分方法,这些提法一直沿用至今。

  苏炎娣在给琼剧记谱时发现,如果按照前苏联的音乐理论去记谱,就要增加很多“升降号”,非常不利于辨认,因为琼剧唱腔音乐音域较宽,苏炎娣改用简谱来记下琼剧曲谱,则避免出现过多的“升降号”,极大方便了认谱、弹奏和演唱。

  1964年至1965年间,苏炎娣组织了一个工作组,专门调查和搜集散失在民间的琼剧板腔,先是油印了一本《琼剧唱腔介绍》,此后又主持编写了《琼剧音乐介绍》、《琼剧过场音乐》、《琼剧唢呐曲牌》和《琼剧锣鼓谱》等资料,这些琼剧资料虽然未经正式出版,却是海南琼剧界的珍宝。

  那些远去的乐师们

  戏迷往往陶醉于演员优美的唱腔,享受着悦耳的曲子,却很少有人去关注那些作曲、编曲或演奏的人,琼剧史料中,涉及他们的记载也是少之又少。

  据《中国戏曲志·海南卷》记载,可以查考到的最早的琼剧乐师,是清末文昌蓬莱的一对堂兄弟———符香銮和符秋銮(约1810-1885)。

  符氏兄弟家庭科班馆出身,同习歌舞八音,广集民间乐曲,研究各种声腔和乐器演奏方法,后来被彩文、琼顺、梨园、福堂、瑞兰等文武大班聘任掌调,扬名海内外。他们创先用大、小唢呐伴奏程途、哭板、叹板、苦板等琼剧板式,因此有“双銮笛”和“双銮唢呐”的美誉。

  谢德斋(1870-1953),琼海大路礼草村人,是最受业界称道的琼剧乐师。

  谢德斋10多岁就学习管弦乐,记忆力、理解力和模仿力都过人,受老师器重而被传授各种乐器的演奏技巧和明清曲目。光绪十九年(1893年),他加盟小凤兰班当“头手”(掌调)。由于他技术全面而精湛,调弦、唢呐、月琴、三弦、长短管、箫、锣、鼓、钹等,样样精通,各家戏班往往不惜重金争相聘请,因此曾在20余家戏班任正印掌调。谢德斋足迹遍及全岛各地、雷州半岛和南洋多地,每到一地,当地的八音班馆常邀其演奏或传艺。

  谢德斋还承袭了清代到民国初期各班社的曲谱、大字牌子、锣鼓谱三部,共900多首,其中有40多首是他创作的,还改革了“新过街”等几十条小曲、牌子和锣鼓谱。

  谢德斋是清末至20世纪30年代,土戏(琼剧)和军戏最负盛名的乐师和作曲家,也是琼剧版社和民间八音同行公认的“近百年来海南罕见的音乐多面手”。晚年,他受聘奔走于文昌、临高等6市县的八音馆、科班馆传授技艺,定安的王凤昌,琼东(今琼海)的潘先志、周和水,万宁的钟玉德等知名乐手,都出自他的门下。

  此外,妚清(原姓不详,1875-1939)、琴石(冯仲能,1975-1943)、竺植广(1894-1978)、“唢呐王”谭大春(1899-1971)和黄鸿业(1918-1966)等人,都是琼州梨园先辈中能吹、善拉、会奏者,他们当中很多人还懂得作曲和编曲,并善于吸收其他剧种的长处,推动琼剧唱腔音乐的创新。


返回旅游海南网首页>>
标签:琼剧 海南琼剧 海南文化 

相关阅读: